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湖美人
【湖美记忆】忆峥嵘岁月——老湖美人宁璘
发布时间:2019-01-10 来源:湖北美院新闻网 点击次数:

    2019年1月3日,湖北美术学院党委宣传部负责人携工作人员、学生记者等一行专程前往景德镇拜访老校友宁璘先生,并参观了景德镇宁钢艺术馆二楼宁璘展厅。对于我们的到访,宁老感到无比开心和激动。



人物简介:

    宁璘,字叔光。1922年出生,江西省余江县人,中共党员,武昌艺术专科学校绘画系西洋画组1946届毕业。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二军政治部美术组组员,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美术组组员,中国人民解放军60军政治部美术组组长,1955年转业,任江西省革命烈士纪念堂油画创作组组长,1958年起任轻工部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讲师、副教授、教授。



    水粉作品《大爆破英雄伍先华》、《七勇士夜袭桥岩山》曾在朝鲜咸镜南道咸兴市展出,并受到咸镜南道文化部嘉奖,油画《农民暴动》在江西省革命烈士纪念堂序幕厅长期陈列,油画《红军宣传员》参加江西省三届美展,并由省美协收藏,水粉风景作品多幅发表于《江西画报》、《井冈山画报》、《江西日报》、《星火》、《江西群众文艺》、北京《群言》、《湖北美术专刊》、《济南时报艺苑》、《江西美术作品选》、《景德镇当代美术作品选》,在南京军区文化部主办《老干部画展》中,水粉风景《怀玉山下》、《白杨树》、《初春》及静物《战利品》由军区文化部收藏。论文《谈古典诗词中的色彩感》在湖南《美育》发表,近年出版《宁璘水粉画集》、《宁璘水粉作品欣赏》两集,个人传略辑入《中国当代文艺名人辞典》、《中国当代美术家名人录》及《延伸的长城·中国转业军官风采》。





回望五十三梯

    宁璘先生1946年毕业于武昌艺专绘画系,毕业后因战争关系,条件艰苦的他未能有机会再次回到武汉,历经辗转后最终于1958年留在景德镇陶瓷学院任教,直至今日。谈起当年在武昌艺专的求学生活,宁老陷入了回忆之中,沉思片刻后他说到:“虽然当时条件极其艰苦和简陋,但同学们对于学习的态度都十分诚恳,每天作画时的浓厚氛围很值得回味。当时日军占领武汉以后,学校就迁移到了宜昌,后来搬到现在重庆的江津区,在那里办学。五十三梯是我们到学校去要经过一个高坡,自然的石块一共有53阶,因此而命名。“五十三梯”这个地方给了我很深的印象,那里自然环境很好,后面就是高山,空气很好,大家在一起画画的时候总是很安静舒适,老师也会给学生足够多自由思考和创作的时间。”


关于恩师

    已有97岁高龄的宁璘先生表示自己对于过去发生的事情已有些记忆模糊了,但当提到他当年的恩师唐义精和唐一禾先生时,宁老心情激动了起来,并向我们仔细讲述起当年的故事。在宁老的眼中,他们亦师亦友,与每一位学生都有很深厚的感情,耐心教授学生知识和技巧的同时也不忘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采访中,宁老忆起二位恩师不慎沉船之事,他和同学们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便开始不分日夜地去寻找老师踪迹,一边找一边失声痛哭,十分痛心。谈到这里,宁老已几度落泪,他几次感慨到:“一晃七八十年过去了,他们两兄弟当时对我们真的很好啊,唐一禾先生是当时国内唯一留法的画家,没有谁比他的技巧高。出事时唐义精先生50多岁,唐一禾先生才40多岁,我们作为学生都感到心疼和可惜。”


对于湖美学子的建议
    此次采访,党委宣传部为宁老带去了湖北美术学院校徽和优秀学生作品画册。宁老不断翻阅着学生们的作品,他谈到:现在学生们学习条件越来越好了,但依然不能忘本,要时刻记住老师的教导并反复回味老师做示范时的那些关键点。学生在绘画过程中,还是应该强调基础,只有基础打好了,作品才会更加优秀,更加有深度。在日常训练上,应该多做速写练习,速写能提高学生们的创作能力,对人物动态要描绘准确,这样的作品能有灵魂和思想。宁老提到他在景德镇陶瓷学院任教的几十年里,对于每位学生的教导都是从基础素描开始,严格要求学生在打牢基础后再去做更多的创造训练。他对于湖美学生的寄语也是如此:不要急于求成,要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


先生寄语

    采访中,宁老好几次拿起校徽仔细观察、抚摸,他表示这是很有纪念意义的礼物,一定会好好保存。得知湖北美术学院即将迎来一百周年校庆,宁老很有感触,他欣喜地说到:今天有机会了解到母校的现状我感到很高兴,也为母校能有如此成就感到喜悦,表示祝贺。母校已经是我遥远的记忆了,现在得到了更好的发展,我现在的心情是无法形容的欣慰。今天再次回忆起那些有意义的往事让我深有感触,我将永远铭记在心,真心地祝愿湖北美术学院今后能发展得更好、更优秀。


后记

    宁璘老先生经历近一个世纪的风云变幻,阅尽世俗百态,尝遍酸甜苦辣,但他对于艺术的追求始终不变,凭借着一颗执着的心去爱笔下的艺术,爱自己的老师和学生。桩桩往事如烟云,最难忘的感情和记忆早已存于老先生心中,无法抹去。临别之际,宁老与我们一一握手告别,并感谢学校在几十年之后还能记起他,而我们更应该致谢这位和蔼的老校友,是他让我们真切体会到了那来之不易的武昌艺专生活与坚如磐石的师生情谊。

    特别感谢宁璘老先生儿子、景德镇陶瓷大学校长宁钢教授,儿媳、景德镇陶瓷大学设计艺术学院张朝晖教授及我校雕塑系副主任陈君教授对本次采访提供的大力支持。


宁璘部分作品



























(文:李杨 海阳  图片:俊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