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湖美人
【湖美人】许伟东:高怀见物理 和气得天真
发布时间:2018-05-09 来源:湖北美院新闻网 点击次数:

 

许伟东近照


    许伟东,湖北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文艺学博士。著有《东坡题跋(注释)》、《书法五十家——二十世纪书家回眸》、《许伟东书法选》等,发表核心期刊论文十余篇。曾获湖北书法黄鹤奖等,系中国书协会员等。


许伟东接受学生记者采访


    近日,湖北美术学院新闻中心学生记者对许伟东老师进行了专访。在专访过程中,许伟东老师就本人的艺术经历讲述了他对传统书法艺术及当今书法现状的理解,并以一名大学教师的身份畅谈他在教学路上的趣闻及教学经验。


许伟东草书对联:气蒸云梦泽 波撼岳阳城  2016年作68cm×17cm

言为心声 书为心画
    一张轻柔如水的宣纸,一支蘸满浓墨的狼毫,运笔而下,一气呵成,书法家笔下便是另一个朗朗乾坤。作为一门古老的艺术,中国书法经历了千百年来的沧桑扭转,记录了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和锦绣山河。从古至今,无数习书人倾其心血去探寻文字的魅力,与古人在笔墨挥毫之中进行一场划时代交流。
推开工作室的大门,明窗净几,笔墨纸砚静置于桌上;环壁皆书,浓墨淡茶,香气扑面而来。因常在工作室内习字钻研,一待就是一整天,故在屋内隔层处设有一床,以便小憩。


许伟东工作室一角

    许伟东出身于书画之风浓郁的安徽皖东地区,在改革开放时代背景下的青年学子,第一次有幸接触到了一本名为《书法》的杂志,对于杂志上歪歪扭扭的不同文字,除了好奇更多的是打开了他的一扇心窗。真正与书法这门艺术产生化学反应是在许伟东的中学时代,因为一次无意闯入安徽省博物馆欣赏到李百忍先生的书法作品,他感受到了来自于书法魅力的无限抨击,这份神奇力量在让他悟到自我渺小的同时,也使其怦然心动……书法极美,亦极难,所谓“二十年学画,三十年学书,人书俱老矣。”而立之后,许伟东毅然放弃了公务员的稳定工作,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学习书法。他酷爱写草书,一开始学书法便花了两年的时间自学草书,这种几近疯狂地去体验艺术的方式在旁人看来略显荒谬,唯有他自己把两年的时光权当享受,享受艺术,享受笔墨下的酣畅淋漓与旷世情怀。

笔迹者界也  流美者人也
    从书法崇尚者到书法家,从国家公务员到中央美院硕士,再到湖北美术学院副教授,别样的人生经历,不同的生活角色,让许伟东在自己的艺术事业有严苛的标准和始终不渝的追求,亦成就了他充满感染力和冲击力的独特书风。
    许伟东为艺很有自己的想法,对草书情有独钟,颇爱张旭笔下的狂放不羁,激情澎湃。正如他爱看的格斗比赛,豪情与激情并重。与记者谈起格斗比赛时那神采飞扬的样貌就像他在写草书时一样,放笔挥洒,神韵溢出。他在书法创作上不喜拘束,不局限于某一种技法或某一位名家之长,而是化古为今,形成自家的面目。无论是在结体、章法上还是在浓淡、虚实中他总寻求创新,在艺术的呈现上也更加肆意,不失灵动。欣赏他的作品时有一种酣畅中的笔墨意趣,摄人心魂;又透露着些许饱览风雨之后的沉稳和才气,苍古厚朴,其作者本身的人格魅力由此而生。
    在18世纪文艺浪漫主义时代起,个性已经成为了文艺发展和流行的主旋律。随着时代的发展,艺术创新与个性凸显俨然成为了艺术圈内关键且永不落幕的字眼。但在许伟东的眼里,书法家追求个性化固然重要,但如何在书法中达到自然与和谐的状态才是超越于个性之上的更高境界。古代书法的产生来自于其自身的社会实用性,因此显得诚恳而顺意;而在当代环境的影响下,我们对于书法的标准有了多重性、复杂性,我们需要去维护它自身发展的规律而不是刻意为之。许伟东谈到:在书法艺术中个性与共性也是可以同时存在的,不必过于锋芒毕露,不必过于注重形式,中国知识分子儒道互补的知识结构必将使其成熟,使其在顺境逆境中都能达到圆融的状态。


许伟东草书立轴唐温庭筠诗  2015年作68cm×34cm


许伟东行书对联:根深则果茂 源远而流长  2016年作68cm×17cm

    许伟东就是这样一位有意思的学者,在徐徐讲述的过程中时而兴致勃勃,时而陷入沉思。品一口茶,赏一幅字,十年如一日的高标准下让他养成了定期审查自己作品的习惯,心中永远高悬着清晰而苛刻的艺术尺度,满意的留下,不满意的作品则毫不吝啬地丢弃。读书、习字、自省成了生活方式,他总是默默地思考,稳稳地做事,一点点去接近他心中的标准与道德定律。静观他的作品,淡然而不失轩昂,野逸而不失法度,落墨之处皆成妙境。正如其人:正大谦和,恪守本真。

教育的守望者——当书法回归课堂

    初次有幸上到许伟东老师的课是在美学书论课上,背着大大的双肩包,匆匆走进教室。放下背包,停顿几秒,便开始了一天不停息的课程,像其师亦像其友。在湖美任教十余载,他常希望能把自己所学所感倾尽一切传授给学生,这份极强的责任感和使命让他在教学路上坚守至今,培育了一代又一代年轻学子。



    李泽厚先生曾指出从事美学研究的学者必须真正懂得一门艺术。作为一名学术型书法家,在多年的执教生涯中许伟东十分注重培养学生们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能力,他认为学生们在阅读理论之余应当投入一个绝对时间量去直面艺术作品,只有反复持续的感受和体验才能培养出对艺术的感受力和判断力,“知行合一”是美术史论专业学生必备的素质。

关于教学,许伟东时常会在课后反思自己的教学方式和教学效果,检讨不足之处,改进在当今时代下自己的教学方式和内容。他常以平和包容的态度与学生交流,不予压力,不设局限,在书法问题上带着学生们做更多的探讨和尝试,不忘初心,润物无声。


许伟东行书立轴苏轼诗  2016年作68cm×34cm


许伟东行书立轴张九龄诗  2016年作68cm×34cm

    行文至末,突然想到许伟东老师在采访过程中说起的一句话:“国家需要专业院校带动艺术学科的发展,作为专业美院的成员,我们自然被赋予使命,所以不得不对自己的艺术创作保持一种苛刻的标准。”这或许是对热爱了大半辈子艺术的诚挚誓言,又或许是在经历了生活沉淀后所凝结出的坚定信念。这份信念,在静谧的岁月里显得质朴自然又真诚动人。
文:李杨  图:董雨墨 夏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