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湖美人
【湖美人】仇修:有匪君子 如圭如璧
发布时间:2018-04-08 来源:湖北美院新闻网 点击次数:
    仇修,1963年生于武汉,1981年考入湖北美术学院中国画系,1985年毕业并留校任教至今,现为动画学院副院长,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湖北动画学会常务理事,其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重要展出。
    近日,校新闻中心学生记者对仇修老师进行了专访。



方圆可施  缘定湖美

    仇修出生于六十年代,受母亲的影响,从小对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儿时的仇修在母亲的指引下观看各种美术作品展览,像初生的嫩芽般汲取着艺术土壤的有机养分。但因为历史原因,那个年代的艺术注定被蒙上了一片阴霾——不可避免的信息闭塞,创意固化,复杂的社会情况使艺术的传播举步维艰。而在母亲的大力支持下,仇修依然在逆境中奋力学习,汲取着弥足珍贵的艺术养分。仇修回忆:“在那个年代,可供观赏的作品不多,绝大多数属于苏联的作品,是凭手上功夫说话。”纯粹手绘的创作没有绚丽的特效铺垫,没有迷乱的灯光效果,甚至没有多么高明的创意可言,但恰恰是这种最纯粹的艺术涵养,于现在看来,为仇修未来务实的艺术理念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回望过去,让仇修在青少年宫美术专业的选拔中脱颖而出,真正意义上开始了自己的美术生涯。
    青少年宫的包容、广袤让幼时的仇修如鱼得水,从小积累的美术功底在这里大放异彩,熬过漫长黑暗的种子终于从石子间迸发,在阳光普照中开花结果。儿时的耳濡目染所构建的完备的艺术审美力与日复一日的对绘画艺术的坚持使他在青少年宫的表现优异,成绩都是名列前茅。不仅如此,仇修可谓方圆可施,除了在绘画领域出类拔萃,选修的游泳课、乒乓球课也都是他的爱好,在工作之余,这两项运动项目也为仇修带来了极大的快乐。
    从小对于艺术的浓厚兴趣和拾笔不掇的反复练习,使拥有在同龄人中突出美术功底的仇修顺利的考入省重点中学——武汉六中。这所学校半天文化半天专业的教学模式在当时可谓是独树一帜。寓教于乐的教学方法,自由包纳的学术氛围,文化学习与专业技巧并重的教学模式,饱含人文主义情怀的校园环境,也深深的熏陶着仇修,使得仇修在拥有专业的绘画能力之外,也拥有了完备的文艺欣赏力和艺术品鉴力,刻苦钻研也使他在艺术的康庄大道上一心向往且一往无前。
    “我凭借文化成绩也能考上不错的大学,但是美术才是我能够用一生去做的。”仇修无不自豪的向记者透露道,没有追求功名的心理,抛却俗世浮华的杂念,凭借优异的成绩和扎实的艺术功底,1981年仇修顺利考入湖北艺术学院,缘定湖美。



以朋传道  以友解惑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在30多年的从教岁月中,仇修甘守三尺讲台,为湖美培育了一批批优秀的艺术人才。他以极具感染力的艺术态度和高度热情的教学理念,用自己前沿的视野和广袤的学术思想感染着一代代的湖美学子。
    仇修坦言,设计艺术创作与当代中国社会品位紧密相连,塑造关于时代图像的记忆,在这个多元文化弥漫的当下,特别是在动画专业,信息时代中的传统技艺尤为重要。在教学中,“传承精神”是仇修一再强调的话题,他谈到,“比如壁画、中国水墨画,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浸蕴了千年传统文化的滋养,它们不仅仅是表面的结构,都有深层次文化内涵。”中华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形与意相结合才是把握传统语言的关键所在,探索中华文脉的根本,通晓精品的背景,揣摩名作的内涵这对于创作起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在文化多元的今天,传承中华文韵,追溯中国文艺历史往往对有扬弃地吸收外来文化,构建独立的完整的艺术审美力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从教几十年,仇修一直坚持学无止境,注重教学相长。仇修说,“如今的动画学院已经发展成为美院人数最多,同时也是最具活力的教学单位,百分之八十的老师年轻且有实践经验,大多有留学经历,能将国际上最前沿的艺术发展潮流引进到教学中,让学生在对待艺术上拥有卓越的、前瞻性的眼光。同时,另一部分老师来自央美、国美、川美等美术高校,有不同的艺术思想以及受教育经历。”他还表示,自己的艺术经验大多来源于教学管理,平时在处理学生的活动诉求、教师的管理等事务中,更多的扮演了一个沟通者的角色。在教学中,仇修更倾向于站在学生的角度思考问题。管理上,他鼓励老师们多用新颖的教学方式授课,切勿照本宣科。他强调教师加强自身学习,以便更好的为学生授业、解惑。同时,仇修也注重师生之间生活中的沟通,而不仅限于学习。他认为师生更加亲近,学生就更愿意向他们倾诉自己的问题。他将教学活动与学生活动相结合,让学生们学会娱乐,让他们认识到专业的重要性,不能有得过且过的学习和生活态度、不求上进的精神状态。谈及动画学院未来的发展,仇修说:“我们会尽最大能力做到完美,让学生从中获益。”
    无论是在平时科研创作上还是在参观游学时,仇修都以谦虚的态度去汲取着艺术的养分。他认为,传授不只是单向的价值输出,与学生交流沟通的时候也会发现很多非常有意思的想法,年轻人往往会以一种探索的视角去观察世界,这种精神往往是是很多老师们所不具备的,在艺术创作中,这些新的血液是弥足珍贵的,他始终主张师生共同探讨、一起进步。也正是这种包容,造就了动画学院自由的讨论氛围,双向知识的相互交汇,知识共享的教学环境。
    仇修坦言,当年毕业后,也正是在一种使命感的心理驱使下让我选择了留校从教。在悠长的教学岁月里,虽然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然而对于自己老师曾经的麈尾之诲,却至今仍念念不忘。“当时我还很年轻,我的老师常跟我说师生之间要做朋友。在与学生的相处中,只有拉近彼此的距离,建立互相的信任,才能了解他们的困惑,知道学生想要什么,而后才能有的放矢,因材施教。”“我是一名教师,然后才是一名艺术家。”这是仇修对于自己的工作定位,教师的职责使命一直激励着我,教学任务永远要先于一切的,不能混淆概念,这是职业精神。种桃种李种春风,正是如春风甘露般在潜移默化中影响教育着一代又一代的湖美学子,以师者情怀真正诠释教育者的意义,让师德,师心,师情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怀瑾握瑜  德艺双馨

    动画最早发源于十九世纪上半叶的英国,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国在从外国引进技术的基础上,万氏兄弟摄制的《大闹画室》揭开了中国动画史的第一页。仇修在湖美求学的时候,学校对于动画专业及教学还没有成立独立的院系,而我国在以得天独厚的中国水墨画技法,结合明清小人书,连环画等民间传统文化的基础上,结合外来的电子动画技术,一时间中国如井喷式涌现出大量的优秀动画作品。
    仇修介绍,我校动画学院创建于2005年,最早可追溯到1997年,系湖北乃至中部地区唯一一所以院为建制单位的动画、影像媒体艺术教学、研究与创作机构,是国内最早一批从事动画、影像媒体艺术教学、研究与创作的院系之一,在国内特别是动画教育界享有较高的地位和良好的声誉。在仇修求学的时候,中国画系就已经把动画作为一门必修的基础课程了,在动画技术刚刚传到中国时,仇修就在系部学习关于动画的内容,当时在没有实现电脑普及的情况下,动画的制作更多的还是采用手绘的形式。而恰恰也是这种看似“愚钝”的反复练习,使仇修拥有了扎实的艺术造型力,形式相对单一的基础线描固然枯燥无味,但数年如一日拾笔不掇的练习也正是升华技艺的不二法门。
    伴随着时代发展,新的科学技术也带给我们更加便利的创作方式和更加宽泛的创作氛围。但在高新技术充斥于整个社会时,仇修依旧保持了手工绘图的习惯。动画归根结底是精神上的互动,再奇幻的特效,也不过是机器中一帧帧的数据,唯有笔尖上的点点滴滴才能慢慢的汇聚令人感动。“将来从事设计工作,与甲方谈判,能够用寥寥几笔描绘出自己的想法,这就是对手上功夫的考验,这是硬性要求。”仇修详细的为我们阐述了绘画造像能力的重要性。“如何准确,精炼的将一个很大的构想传输给对方,这就需要掌握极为娴熟的绘画功底和概括能力。”
    人们过分依靠计算机便捷的功能下往往不可避免地产生惰性思维,长期忽视手工绘图,往往会导致绘画水平的生疏。如何提升绘画技艺,仇修则建议进行速写练习,速写的及时性、便捷性给予了练习者很大的选择范围。时间的跨度,选材的张力使练习者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实现最大的效果。仇修对当今的时移俗易深表担忧,越来越偏向商业化、利益化的动画产业,只注重吸引眼球而忽视本身文化底蕴的作品无形中也会影响和降低大众的艺术品位,而对于有文化底蕴的优秀作品却不能够给予其应有的尊重。
    仇修反复强调,“动画创作需要‘自是心清意静’的心态,这种创作格局是慢慢积淀,在多次尝试与探求中所寻得的。”他用不同的风格和形式表达自己的感情,用艺术作品再现历史,完成了历史与未来的碰撞。他的作品无不表达的是对历史的延续和对未来的探索,流露着的是艺术工作者在品读人生后思想的自然宣泄。仇修在挖掘生活本身的美,力争作品关注现实,但又游离于生活原型之外,努力追求现代艺术的品格,但又与所谓的纯粹流行拉开了距离。从他的作品中,我们不仅看到了天马行空的幻想,也感受这细腻温暖的感动。

    身为教师,怀有满腔执教热情和一颗对学校的拳拳之心,循循善诱促学生成长成器。身为艺术家,同样也应具备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艺术创作应当注重现实生活,德行举止更应注重社会影响。“无论是教书育人还是艺术创作,都应该表达正确的价值观与世界观,这才是艺术家涵养的真正体现,也凸显着艺术工作者高尚的情怀。”仇修殷切的嘱咐记者。
    三尺讲台,三寸舌,三寸笔,三千桃李!仇修老师在湖美多载执教岁月里坚守一寸净土,以朋传道,以友解惑,促湖美学子成材。为人才高行厚,怀瑾握瑜,有匪君子,如圭如璧!

(学生记者:赵亚丽 汤松本 龙昭昆 陈敏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