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美术学院2016届本科毕业生优秀作品展前言(徐勇民)
发布时间:2016-06-23 来源:湖北美院新闻网 点击次数:

  融融曜日·天地无尽

  ——致湖北美术学院2016届的毕业生们

  徐勇民


  看着今年毕业生,追想当年秋季入学军训检阅时一个个汗涔涔的样子,不合身且可拽出许多线头的迷彩军服,实在委屈了同学们的身姿。再看今日一帧帧毕业合影已全然不是这样子。云翻涌成夏,泪水被岁月蒸发。转瞬,一切再也回不到过去。

  日复一日,同学们的毕业作品在火急火燎中慢慢悠悠地完成了。一分一秒的时光便是这样从老师和同学们身边滑过。校园树木成荫,池塘中黑天鹅大大小小,与白鹅相望,如流淌的水墨。同学们管这时而清澈时而浑浊映出画室倒影的水面叫天鹅湖。水中露出二片石质鲨鱼鳍,黑呼呼让人一惊。这是学生的作品,立在水中,顺便搅合了自然与艺术的边界。

  学生如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当年读书时只觉得这比喻全是诗意。如今回首,方知这话说得真好。你说,面对晨晖,接下来一天的心情能不灿烂吗?

  教师,中国古代曾誉为是圣人的职业,在西方则是牧师要做的事,如今已或为世间饮食男女的普通职业。虽然,我们可借他人之口夸自己职业在太阳底下崇高无比。

  前些日子,一座寂静的书院,我翻出一本上世纪小学生适用的启蒙国文(新版本)。有一篇课文《镜》,文辞干净,不妨录下:“立于镜前,见镜中有一人,向笑,彼亦笑。招以手,彼亦招以手。至镜后,则不复见,大惑。走以告母,母曰,人不能自见其面,故当以镜照之,镜中之人即汝影也”。顾恺之《女史箴图》对镜梳妆,意欲媲美自然悦知己,前溯《诗经》,女子依水作镜,照见自己颜容与天空,涟漪逝水中,感叹轮回。明镜可以观己正衣冠,观史鉴古今。有趣的是,你在镜中看到自己是他人目中的反像,画过自画像的,自然明白。你在他人眼中之像与你在镜中之像,孰为真实?

  先秦思想的光芒,五四运动的激进,西学理性的洗礼,一直在书本里写着,嘴边挂着。可究竟,什么才是我们的时代精神?

  教育,无论高等还是初级,无非启蒙开智认知本相。人类文明煌煌大观,以数千年计。对每一位个体生命而言,学习,却只能从头,遣有生以度无涯,从真正认识自己开始。

  学历教育总有缺陷难遂人意,中外皆然,不然怎么会有终生学习终生教育一说?师生们经常用在学校里学到表达思维的专业能力,用在学校养成的批判意识,诟病教学存在的种种问题。这听起来像是悖论,可是,只要人心遇到学问,就是如此。

  社会进步,东西方思想交激融合,再交激再融合。清浊质变,美恶异位,是常有的事。学术被推向社会公共领域,教师与每一位同学已是嵌入社会结构的公民。公认的社会评价方式与价值取向,使大学教育处在不稳定的平衡之中。人类占有享用文明成果的同时,新知频繁出现,学科专业边缘日益模糊,反而映出思维的清晰。如果,教育能给予受教育者胸襟以足够的友善,给予思维以创新的自由,坚持对理性批判精神不懈地追求,如此,教育就一定是成功的。

  当代科学研究告知我们,太阳光一小时照射的能量,足以支撑当今整个地球上人类经济运行持续一年。同学们在社会文明进程中,只要坚持独立思考,以获取的新知去冲破藩篱,终会寻找出世间万物应有的亲缘,让智慧在文明的积累中延伸出时代意涵,就像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释射出的活力。

  当年鲁迅对青年人这样说道:“你们所多的是生力,遇见森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的……(后面其实还有一句,包括我在内当导师的看了一定会难为情,此处免去,当暗暗记下)。

  人类天生就喜欢开阔的视野(这可是当代一项科学研究告诉我们的。)我们校园傍着及目可见的汤逊湖——全国最大的城中湖,菜花黄麦苗青,一荏接着一荏。早春,一只小鸟撞入了仅20平米我的办公室,活泼泼地,气神抖擞,盯我看着,羽毛周身从未见到的色彩绚烂。我侧身将未合严的窗户又推开了些,小鸟欢跃着冲出。窗外,树丛远处水天一色。

  怅廖廓,融融曜日,青草离离,天地无尽。

  为你们骄傲!祝福你们!


  为2016届毕业生作品展作于江夏藏龙岛 

  2016年5月25日